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只是,这一路走下来,贺岳越发觉得叶若薰就是个花瓶,空有九星魂师的等级,却肩不能扛,手不能挑,好吃懒做,什么都不做,走几步就喊累,娇气的不行。

    他们打了半天,抢了玉牌,累的不行,还要给她找洗脸水。

    贺岳越发的开始厌恶叶若薰,反正这一路上,便宜也占够了,想直接把之前说好的,她那份的玉牌分给她,让她滚蛋。

    在贺岳看来,这一路走下来,叶若薰根本就什么都没干,平分给她玉牌,已经算是对她的补偿了。

    毕竟,他也就是吃点豆腐,又没把她怎么样,在补天学院的考核幻境里,这叶若薰又是副院长的表妹,他就是有色心也没色胆,不敢把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而叶若薰,自然也感觉到了贺岳已经开始嫌她麻烦了。

    低着头,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她被这几个臭男人占了一路的便宜,光有几十个玉牌就想打发她,开什么玩笑。

    再说了,两百多玉牌,六个人,平分,到她手里的这份也就三十多块玉牌,或许能通过这次考核,但是,她要的考核前十,那样才有希望成为古云仙尊的弟子!

    所以,这两百多枚玉牌,最好都给她。

    终于,考核进入了最后三个时辰,天色也暗了下来,眼看着考核即将结束,为了能够通过考核,联盟的队伍中,少不了要出现一些叛徒。

    想要杀害一起通行的伙伴,偷取玉牌的情况,不断发生。

    而在那被杀害的伙伴有生命危险时只要选择弃权,学院的导师会及时出现,将弃权的考核者传送出去,视为淘汰。

    毕竟,在考核世界,各凭本事,会被自己的同伴暗害,也只能说明他们识人不清,不懂防范,怨不得别人。

    而那通过杀害自己的伙伴获得玉牌的人,本以为杀了就一了百了,怎么也没想到因为同伴的弃权,使得导师出现,救了他们一命。

    那些被迫弃权的参赛者,临走时还不忘恶狠狠的瞪一眼那些叛徒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背叛同伴的人,即便他们获得了玉牌,出去之后,也必定会因为背叛同伴,遭受到同伴的谴责。

    这也算是对他们的惩罚了。

    夜幕落下,考核时间只剩下最后两个时辰,贺岳等人已经收集了三百多枚玉牌,通过考核基本上没问题了,至于拿到前十什么的,他们还没那么大的野心,所以,已经在一个小破房子中生火,只等考核结束了。

    坐在一旁,叶若薰的目光不由得落在贺岳身上的纳戒上。

    她知道,他们队伍中所有的玉牌都放在贺岳的身上,要等到考核结束的时候,再平分。

    终于,叶若薰拉了拉贺岳的袖子。

    “贺大哥,我想去方便,可是外面太黑了,我一个人不敢去,你能和我一起吗?”拉着贺岳的手,叶若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陪你去。”贺楠说道,一个女儿家去方便还让男人陪,还要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嘛,你那么凶,我只要贺大哥陪我去。”叶若薰说道,已然靠进了贺岳的怀里,柔软的小手在贺岳身上的敏感部位游走着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