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路明非等人不由得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只觉得,这样的他们,好像很肆意,很开心。

    看着以往不曾见到过的皇兄,月星辰和玉子凌的面上不禁升起一抹羡慕之色。

    这是以前在皇宫中看不到的皇兄,是自由自在,开心肆意的皇兄,有一群损友一起胡闹,想吃什么就大口的吃,想说什么就说出来。

    没有勾心斗角,没有担心算计。

    他们似乎有些明白,为什么他们的皇兄,好好地高等大陆不待,偏偏要追着他们跑到这偏僻的低等大陆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,补天学院的建立,本来和身为补天宫弟子的月流觞和玉子染等人没有多大的矛盾的。

    终于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我花的钱,我的,我的!”月星辰等人说着,已然加入了混乱大军。

    “滚,小屁孩不能喝酒。”一脚将抱着酒坛子的玉子凌踹开,抱起酒坛,夜轻羽正准备开喝。

    砰!的一声,脑袋也已经被墨夕拍在了桌子上。“鸭子和不能喝酒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鸭子,我是神兽,神兽!”夜轻羽说着,扑腾着翅膀就要去抢墨夕手里的酒坛,然而,无论如何也抢不到。

    “神兽也不能喝,只有,只有人能,能喝。”抱着酒坛子,喝的烂醉的月星辰摇摇晃晃道。

    “明天还要考核,还是少,少喝点吧!”路明非嘴上说着,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整个酒席上,一团烂醉。

    一直到深夜。

    小口的吃着东西,叶若薰的目光在所有人的身上扫过一圈。

    除了那个戴面具的红衣少年和身穿白衣,手腕上带着绿色小蛇的男子不知道是什么人之外,在场所有男子之中,以第四古国四皇子月流觞和第五古国的玉子染身份最为尊贵。

    但是月流觞为人太过聪明,一般不会上当,很难对付。

    最终,叶若薰的目光落在了玉子染身上。

    至于,公孙千月。

    叶若薰自然注意到了玉子染对公孙千月的喜欢,但是像公孙千月那样骄傲执拗的女人,绝对不会容忍任何的背叛,他们之间脆弱的关系,轻而易举就能挑拨离间,彻底打破。

    她叶若薰的天赋,更是比公孙千月好了不知道多少,想要取代她,简直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“染殿下,您喝的太醉了,我送您回去睡吧!”叶若薰说着,就要走上前,将公孙千月身旁喝醉的玉子染扶起。

    下一瞬,已然被一只鸭腿拦住。

    “没事,都是一群汉子,趴在桌子上睡一个晚上也没什么,若薰姑娘一个女儿家,送喝醉的男人回去怕是不太方便,还是自己先回去吧!”看着叶若薰,夜轻羽笑道。

    要多亏了,墨墨不让她喝酒,不然可就坏事了。

    她说过,这叶若薰老老实实的还好,若是将主意打到玉子染身上可不行。

    千月和玉子染,好不容易才能放下过去的仇恨,平心静气的坐在一起,她可不希望他们之间插一个第三者。

    “可是,千月姑娘也还在这里。”叶若薰说道,看向一旁同样喝醉的公孙千月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