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开玩笑,这种时候七七怎么可能承认,立刻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是男朋友,那就请你不要指手画脚的。初雪,帮忙一下,我们带七七走!”

    听到谢安娜喊着自己的名字,叶初雪愣了片刻,然后便俯身帮忙,架起七七,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叶初雪不用抬头也知道,慕钰麒肯定在恶狠狠地盯着自己呢。

    可叶初雪宁愿得罪慕钰麒,也不想和谢安娜翻脸。毕竟,谢安娜师出有名,慕钰麒算什么呢?

    见眼前的这三个女人,竟没有一人站在自己这边,慕钰麒怒极反笑,就那样冷冷地看着她们,大摇大摆地从自己面前走过去。

    慕钰麒拳头握紧,又松开,最后化作无力的一叹。

    “她们已经走了,你还不打算出来吗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又过了瞬,一个人影从外面走进来,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,问:“咦,这里怎么就你一个人,七七呢?”

    无语地看着萧钰麟,慕钰麒说:“我们是双胞胎,这种拙劣的演技,能骗过我?”

    “哎呀,那也要走走过场,不然多尴尬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刚刚敢走出来,就可以制止这场尴尬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不就变成倒霉的那个了?我们家安娜肯定会罚我跪搓衣板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就看着她们带走我的女人?”

    见慕钰麒语气激动,萧钰麟忙拍拍他的肩膀,安慰说:“其实,七七跟安娜走也不是什么坏事,她不会再时时刻刻戒备着你,你反而有机会和七七心平气和的接触。只要七七放下戒备,就能慢慢接受你的真心,你们在一起,不就水到渠成了吗?”

    萧钰麟不亏是慕钰麒的兄弟,三言两语,便能让他慢慢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坐在椅子上,慕钰麒轻轻叹了一声,有些无力地说:“为什么,所有人都觉得我对七七不是真心的呢?”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们没有看到你对七七的用心。”

    用心?

    慕钰麒眸子眯了眯,说:“我会让你们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萧钰麟听出慕钰麒语气里的不对劲儿,忙问:“你……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慕钰麒却不打算说,还故作神秘道:“到时候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,这个惊喜不要太大,我们的承受能力都不是很好,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也该回去,经历我的狂风暴雨了。”

    萧钰麟拍了拍慕钰麒的肩膀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外面的天空,湛蓝湛蓝的,可是萧钰麟的心里,却是乌云密布。

    从答应慕钰麒帮忙开始,萧钰麟就知道,他肯定会被谢安娜秋后算账。

    哎,才蜜月归来,就要面对这样的大风大浪,真是作孽哟。

    萧钰麟摇头晃脑一番,脚步沉重地回了家。

    到傍晚时分,谢安娜才安顿好七七,她们和叶初雪简单吃了顿饭,才各回各家。

    走到家门口,谢安娜发现屋子里面亮着灯,知道萧钰麟在,心中冷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推门走进去,谢安娜也没去看萧钰麟,放下包包,就准备回房间。

    倒是萧钰麟,热情地围着谢安娜,笑眯眯地说:“老婆,还没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“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吃呢,陪我吃一点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没空。”

    谢安娜冰冷的态度,让萧钰麟一副很受伤的样子,小心翼翼地问:“老婆,你是不是生气了?”

    谢安娜挑眉看着萧钰麟,反问道: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萧钰麟立刻握住谢安娜的手,表情真挚,道:“老婆,我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错在哪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应该答应慕钰麒,和他一起骗你。”

    谢安娜扭过头,正视萧钰麟,声音中满满的控诉。

    “我那么相信你,你竟然将这么重要的事瞒着我,若是七七真出了什么危险,你让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一切都在掌控之中,老婆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谢安娜眉头拧的像麻花,问:“放心?七七以前多健壮一个姑娘,现在饿一会儿就能晕倒,这让我怎么放心啊!”

    萧钰麟尴尬地笑笑,说:“今天的事,只是个巧合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会再相信你们的花言巧语了,你们两兄弟的话,没一个可信的!”

    萧钰麟一听,意识到事态严重了,忙诚心诚意地说:“老婆,我愿以受罚,只求你能原谅我。”

    “受罚呢,是肯定的,而且我已经想好,如何惩罚你了。”

    谢安娜说这话的时候,脸上有诡异的光,让萧钰麟心惊。

    舔了下嘴唇,萧钰麟忐忑不安的问:“你想到什么办法了?”

    “我要搬出去,和七七住一段时间,这期间,你就自己在家里闭门思过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!?”

    这个回答,让萧钰麟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他呆了瞬,而后忙抱住谢安娜的腰肢,苦苦哀求道:“不要啊老婆,别把我一个人扔在家里,人家会怕黑的。”

    谢安娜扒拉开身后的八爪鱼,反讽道:“你可以找你的好兄弟来陪你嘛,正好你们两个,可以抱团取暖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不要,我就要我的亲亲老婆!”

    “哼,这会儿功夫知道你老婆重要了?早干嘛去了!正好行李还没拆呢,一会儿就搬走。”

    萧钰麟真是后悔不迭,忙没帮上什么,反而把自己的老婆都要弄丢了,他找谁说理去!?

    可怜巴巴地看着谢安娜,萧钰麟说:“老婆,咱们才结婚你就让老公独守空闺,这传出去,让我怎么做人啊!”

    “不让别人知道不就好了,我相信你有这个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是非走不可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转圜的余地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

    深呼吸了下,萧钰麟突然变了态度,后退两步,看着谢安娜,像是个被抛弃的孩子,却又故作坚强地说:“那好吧,老婆你在外面住腻了,就早点回来,我会想你的。”

    萧钰麟突然转变了态度,这让谢安娜心里疑窦丛生。

    谢安娜甚至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,却不想,萧钰麟没按常理出牌。

 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